LEO EX 註冊經銷商EX5168先送體驗金

趕緊加LINE領取 立即註冊領優惠

德州撲克遊戲讀懂對手-有價值的玩法獲得最大收益

系統公告

德州撲克遊戲在你玩牌時,你所能做到的一個最好的事情是觀察對手, 甚至是在你沒有參與牌局的時候也要這樣。

德州撲克遊戲讀懂對手-有價值的玩法獲得最大收益德州撲克遊戲讀懂對手-有價值的玩法獲得最大收益

2021/07/11

德州撲克遊戲讀懂對手-有價值的玩法獲得最大收益

德州撲克遊戲在你玩牌時,你所能做到的一個最好的事情是觀察對手, 甚至是在你沒有參與牌局的時候也要這樣。 德州撲克遊戲讓陳逸松徹底覺醒是在進入大學後。當年,日本總督府擔心「台灣人受政治思潮洗禮,起而反抗」,不讓台灣人念政治,因此台北帝大不設法學部,他並不死心,到東京帝大選讀政治學科、立志留下來當教授(前:121)。沒想到日本老師坦承,即使由他來推薦,文部省(教育部)還是絕對不會許可,因為:「你是台灣人,我對你說實話,台灣人絕對不可能成為東京帝大的教授的。」既然被潑了一盆冷水,只好轉而參加高考當辯護士(律師),那應該是相當大的打擊(前:127-28)。此外,他畢業後到日本人的律師事務所上班,儘管老闆是所謂的「左翼進步份子」,卻還是難掩「種族歧視」的心態,甚至於讓他覺得這些社會主義、或人道主義的同志「無情無義」,還必須提防對方剝削、或歧視;既然體會自身無力突破藩籬,只好大嘆胡不歸(前:156-58)。陳逸松回台灣,沒想到差別待遇更是無處不見。譬如日本總督府在1935年首度允許舉辦地方議會選舉,台灣人有400多萬,具有投票權的才28,000人,而日本人才20多萬人,選舉人高達3萬,陳逸松也只能表示「誠屬遺憾」(前:169-70)。他進入議會從政,發現日本人以統治者自居、藐視台灣人,自己除了言論激烈,也只能不高興了(前:179-80);至若於連小流氓都沒有把台灣人看在眼裡,不管穿得多體面,是可忍、孰不可忍(前:224)。最糟糕的是在皇民化運動開展後(1936),總督府廢除報紙的漢文欄、限制台語使用,想要「把台灣人改造的更像日本人,讓台灣徹底內地化」,「蹂躪台灣人的精神和靈魂」,讓台灣人大強烈反彈(前:181)。追根究底,他認為「日本人眼中沒有中國人,德州撲克遊戲自然也不把台灣人放在眼裡」,根本就是「乞丐趕廟公」(前:189-90)。

德州撲克大小盲

我實在沒看過一群如此無能的官員,由地方到中央都是,為何給高齡者打疫苗要預約、德州撲克遊戲等候、曬太陽、也可能淋雨!你們都沒有腦筋嗎?請問所有符合各式理由已打過疫苗的中央官員你們也是這樣打的嗎?你們不是在冷氣房裡、偷偷摸摸打的嗎?現在不是希望輪到施打順位者,盡快打。不進口疫苗、你們已讓疫苗變成稀有物質,要預約、你們又製造這一群長者施打疫苗另一層阻礙;一群人聚在一起你們敢保證不會有群聚、曬太陽淋雨不用說了,都是連帶的,你們是在加速疫苗施打速度、德州撲克遊戲還是在阻礙,且還以年長者試驗!台灣的戶政都連線了,預約根本就是豬頭想的,你們當成是到醫院看病,你沒預約我不知你要看病是嗎?我再請問你們、你們是希望大家打、還是不要打?一樣的問題,打疫苗是大家的權利還是義務?打個疫苗弄得這麼麻煩、風險這麼高,你們實在笨到可以。大家會在意有無打到你們該高興,不用像國外還要抽房子、給大額獎金拜託來打,不要一副大家太早來排隊是笨蛋、是誰造成這樣的場景?你們不能一位醫一位護外加一位行政人員為一組,依鄰里順序打,如無法這麼多醫,一位醫可以負責鄰近多個鄰里預防萬一狀況發生時,到你家當日不在者,後續再補打,德州撲克遊戲猶如過號再等一兩輪(看你們如何定義輪)。我們的健保卡,連領個口罩都知道該人有無出國,這種警察國家、我們什麼資料你們不知道,這麼擾民、只凸顯你們是一群笨蛋,日本的方式有什麼好學,一群人已聚在一起,滑動什麼?是車子帶著醫護走動、好嗎!